首页 > 行业资讯 > 正文
【版权】高考试卷不该成被版权遗忘的角落
2016-06-21 来源:CPMLive 浏览:1751

随着高考的结束,全国各地高考试卷使用作品的版权问题也再次进入公众和专业人士的视野。


01.各地高考试卷普遍存在 不打招呼、不付酬、不署名


高考试卷使用他人已发表作品,不打招呼、不付酬、不署名的情况很多。


央视记者胡浩波和漫画作者何平均以侵犯署名权为由,将教育部考试中心诉至法院,要求经济赔偿。原因是湖浩波的文章《全球变暖目前和未来的灾难》,被2003年高考全国卷语文考卷引用且没有署名也没有事后告知。随后很多高考复习图书中收录包含该文章的高考试卷。何平在2005年创作的漫画《摔了一跤》,被修改、改编用于2007年全国高考语文I卷命题作文《摔了一跤》漫画。


法院最终认为,考试中心的行为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二十二条第七项,即“国家机关为执行公务在合理范围内使用已经发表的作品”,属于“合理使用”,可不经许可,不支付报酬;同时,也属于著作权法实施条例第十九条规定的“但书”情形,即“由于作品使用方式的特性”而无法署名。从而认定被告不侵犯原告的署名权、修改权、改编权等有关权益,属于“合理使用”。


一审法院为此给教育部考试中心专门发了司法建议函,建议其在高考结束后告知作者、表示感谢或给予鼓励。与此相反的是,江西漫画家罗琪的漫画《取之不尽》被“2007年普通高等学校招生全国统一考试(广东卷)”中的“政治试卷”选用,不但试卷为其署名,也得到了广东省教育厅的事后电话通知和荣誉证书。


从上述案件可以看出,各地在处理高考试卷使用作品的方式和态度不尽相同,进而对作者的版权诉求处理结果也不尽相同。文著协副会长张抗抗也表示,她的一篇散文2015年被某省高考试卷使用也没有得到使用方的通知。她认为,“高考试卷使用作品涉及保密,事前不打招呼可以理解,但事后该不该打招呼、给予奖励或付费,却是一个新问题,希望能够引起业界的关注。”


02.三个焦点问题 让作者权利受损


目前,高考试卷使用作品主要有三个焦点问题:


第一,什么是“在合理范围内使用”?如果说对已发表作品的修改、删改、节选不产生新作品,可以属于“在合理范围内使用”,那么经过改编、演绎而产生了新作品,还能叫“在合理范围内使用”吗?目前,仅有的几个案例法院判决都值得商榷,将试卷使用作品定性为著作权法意义上的“合理使用”明显不妥。教育部考试中心和各地考试主管部门对于试卷使用作品的处理方式都普遍缺乏版权意识和社会担当。


第二,即使认定考试主管部门出题是执行公务,对作品的使用(节选、删改等),属于著作权法规定的“合理使用”,但“合理使用”也仅指对著作财产权的例外和限制,而非人身权,考试主管部门还应该履行法定义务:“指明作者姓名、作品名称,并且不得侵犯著作权人依照本法享有的其他权利”。


第三,法院驳回作者的诉讼请求导致的结果是各地高考试卷被随便汇编成书,以及网络、客户端等新媒体、自媒体堂而皇之地免费传播包括作者的文字作品、美术作品在内的高考试卷,由于不署名,给作者证明版权归属造成很大困扰,这是对作者署名权的最大伤害。


03.建议出台行政规章 规范试卷作品使用


一些作者基本认同由于考前保密的特殊性,考前获得作者授权不现实。但是试卷署名或者事后通知和出具荣誉证书真有那么难吗?笔者所在的文著协就曾多次应香港教育主管部门的要求,帮助其解决一些考试试卷涉及内地作家的授权问题,请作家确认选用的文字内容,转付版权费、事后转交有关试卷和保密。


从维护著作权法律法规的尊严和严肃性,来审视目前的高考试卷对版权作品的使用,确实缺乏统一的版权规则,高考试卷不应该成为被遗忘的角落。2014年下半年,教育部考试中心也邀请笔者咨询有关版权问题。考试中心也曾开会建议各地高考试卷给作者署名,笔者也发现,一些高考试卷使用了贾平凹、陈忠实、余华、裘山山等人作品,有署名或出处。但是教育部考试中心没有制定全国统一的要求,问题仍然没有得到有效解决。


为此,笔者建议:


首先,教育部应该会同国家版权局就高考试卷使用作品的版权问题出台具体的行政规章,规范试卷对版权作品的使用,即署名、修改、改编、演绎的规则,如何事后向作者发放通知和出具荣誉证书,是否支付报酬,以及不予署名、或者事后不予通知等违反社会公平正义,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的行为应当承担的行政责任。


其次,最高人民法院应尽快出台相关司法解释,以指导各地法院采用统一的标准和规则,审理相关案件。教育部门不能以高考出题是执行公务为借口,剥夺作者依法享有的署名权、修改权、改编权等合法权益,不能一方面用他人作品作为试卷内容考核考生的知识,另一方面却向考生和全社会传递漠视著作权的负能量。


最后,鉴于社会对高考试卷的广泛需求,一旦将高考试卷使用版权作品定性为合理使用,那么产生的连锁反应就是目前各类媒体、网络、图书等对考卷继续无序和免费传播使用,就会对作者的著作权造成更大的侵害,产生更大的社会不公平,因此,考虑到高考试卷使用版权作品与教科书法定许可使用版权作品有同样的社会需求和共性,建议将其定性为法定许可,进而由国家版权局、教育部和国家发改委共同出台相应文件,具体由文著协等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实施。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